安溪新闻网

孙犁笔下的莫耶

2017-11-10 10:07:36来源:安溪报-安溪新闻网

作者:叶茂樟

有时候,生命中一次偶然的邂逅就让人刻骨铭心,终身难忘。这句话对于著名作家孙犁来说,同样适用。1944年的初夏,孙犁在一次行军途中,偶然看到一位部队演员、女战士,因为疲乏而在槐树下安静地睡着了。孙犁看过这位女战士的一次演出,知道她是一二O师的宣传队员,写过一首广为传唱的抒情歌曲。不过这位女战士并不认识孙犁,“她根本不知道我从她身边走过”,而孙犁也从此再没有见过她。

然而,这个匆匆的、偶然的印象,在孙犁的记忆中却异常深刻。在孙犁看来,这记忆不是关于她一个人的,而是代表了整个抗日战争的艰难历程;女战士的睡眠不是风景,而是最难忘的战斗景象,并且是最鲜明的一张。38年之后的1982年9月23日,孙犁阅读了这位女战士刚发表于《飞天》杂志的散文《生命的拼搏》,其中叙写了作者于1938年深冬在跟随一二O师挺进晋察冀的行军途中,曾不慎跌落结冰的滹沱河,好不容易在冰窟窿中夺回了生命。70高龄的孙犁感动之余,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点滴的回忆如在眼前,于第二天凌晨写下了《印象》一诗,献给这位才华横溢、坚强勇敢的女战士。

孙犁笔下的这位女战士就是莫耶。卢沟桥事变之后,莫耶与戏剧家左明组织了上海救亡演剧第五队进行抗日救亡宣传,1937年10月,到达革命圣地延安。1938年夏,由莫耶作词、郑律成作曲的《延安颂》,飞遍了各抗日根据地,传遍了大江南北,成为激发国人抗日爱国热情的战歌。1938年11月,莫耶随八路军一二O师师长贺龙奔赴华北抗日前线,任政治部战斗剧社编剧教员,后任剧社创作组组长。1944年春,任晋绥军区政治部《战斗报》编辑、记者。在出生入死的战斗生活中,莫耶以顽强的意志书写了别样的人生,成为一名真正的女兵。1938年冬奋战冰封滹沱河只是其人生中生命的拼搏片断之一。而孙犁1938年投身冀中人民的抗日斗争,历任冀中抗战学院、华北联合大学、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教员和晋察冀通讯社、《晋察冀日报》、晋察冀边区文联编辑。莫耶与孙犁活动区域相同,但交集甚少,这也难怪莫耶当时不认识孙犁,孙犁也只是偶遇一次莫耶。

孙犁创作的诗歌《印象》后来发表于《羊城晚报》。全诗自然朴实,又有历史的厚重感,歌颂了战士的一生,即使是树荫下短暂的休憩,她在梦里追逐的也是民族的命运。那位女战士的艺术形象,经描述、追忆、插叙等艺术渲染,身心俱丰,十分传神,但也引发了一些争鸣。1982年12月4日清晨,孙犁致贾平凹信:“前些日子,在《羊城晚报》发表了一首诗,题名叫《印象》,收到一位读者来信说:‘为了捞取稿费,随心所欲地粗制滥造,不只浪费编辑、校对的精神,更不应该的是浪费千千万万读者的时间。’捧读之下,心情沉重,无地自容。他希望我回信和他交换意见,因为怕再浪费他的时间,没有答复。”孙犁又说:“我的诗的毛病,曼晴同志为我的诗集写的序言,说得最确切明白不过了。但因为一开头就如此,所以很难改正过来。其实不再写诗,改写散文也行,又于心不甘,硬往诗坛上挤。我的目标是:虽然当不成诗人,弄到一个‘诗人里行走’的头衔,也就心满意足了。”孙犁对诗和诗人的热爱,以及谦虚、自省和宽容的精神确实令人感动。

但也有学者认为,孙犁的文学成就主要体现在小说和散文,他的小说语言细腻优美,富有浓郁的诗情画意,被称为“小说的诗”“诗的小说”。他以散文诗一样的语言去写小说是成功的。他在尝试诗体小说成功之后,也以散文的语言去写诗,这可能是他的一种尝试,但这种尝试是不成功的。就以《印象》一诗来说,孙犁对生活的感受是真实的、真切的,对片断场景的摄取也是成功的,对表达的主题思想也是明确的,但孙犁的语言却是失败的——这不是诗的语言,这是散文的语言,自然,这也不是诗,只是分行的散文。试想,《印象》一诗所描写的那个极细微的片断,如果孙犁用散文去描写,变成散文诗,完全可能是另一种成功的表述,可能会和《山地回忆》一样让人感动得难以忘怀。另一方面,由于孙犁的诗《印象》没有点明主人公姓名,也引发了犁友们探究的兴趣,其中张子宁先生几经考证,才得出诗中的部队演员、女战士是《延安颂》词作者莫耶,可谓功不可没。文学批评不是本文讨论的话题,应该说,诗歌《印象》是名家笔下的莫耶为数不多的形象之一,这对于后人认识莫耶、丰富莫耶的研究都是一件好事。(作者系泉州经贸学院李光地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

附 录: 印象

孙犁

一九四四年的初夏/我在山西境风行军/路过山顶一个小村庄/在一棵大槐树的下面/留下了少女的印象//

她穿着绿色的军装/裤脚挽了起来/袖子也挽了起来/在树的荫凉下/仰面朝天/睡得很香//

她很疲乏了/汗水浸湿了她的军衣/渐渐被风吹干/她的黑发茂密/脸色黑红/她把两只手合拢来枕在头下/健壮的身体放得很平//

时间已是中午/树影慢慢转移/太阳照射着她的胸部/呼吸非常匀称/山村也在炮火中暂时休息/街上没有一个人/连一个小孩子也没有/有几只母鸡/在她身边啄食谷粒//

她睡在小道的中间/只有这个地方/稍微舒适平坦/我从她身旁绕过/向她注视/她是我见过的一位女演员//

一九三八年冬季/在我的家乡冀中平原/我看过她们的一次演出/她们是一二零师的宣传队/刚刚来到敌人的后方/她早已名扬敌后/她写的一支抒情歌曲/在她来到以前/已经在这里传开//

现在我不能停步/因为没有休息的命令/也不能把她唤醒/她并不认识我这个观众//

我们向前走去了/唱着她谱写的歌/从此就没有再见她/她根本不知道我从她身边走过//

这个印象是匆匆的、偶然的/但在我记忆中非常深刻/这记忆不是关于一个人的/还把那漫长的战斗路程包括//

现在我们都衰老了/天各一方/她从来也不会想到我/但我不能把她遗忘/我到处搜求她撰写的回忆/我愿意知道她更多的事迹/昨天我看到她写的一篇散文/知道她在我的家乡战斗时/曾经跌落在结冰的滹沱河/冰下的河水滔滔她破冰而出/穿着单衣/在冷风中前进//

一个少女/在山顶的小村庄/在将近中午的时候/坦然地睡着了/这是战士的睡眠/既没有欢乐/也没有痛苦//

那时的梦里/不会有名利/不会有高官厚禄/高楼大厦/高档商品//

她在梦里追逐的是民族命运/也可能是个噩梦/正在和敌人搏斗/作为诗人/她的生活是这样积累起来的/作为歌手/她的感情是这要发扬起来的//

现在/我的视觉都已经迟钝/对许多事物的印象淡薄了/花红柳绿,靡靡之音/都置若罔闻//

我已经拄上拐杖/也不愿再去游山玩水/我爬过最高的山/水也涉过最深的/我爬过的山头、渉过的小河/不计其数/它们给我留下的不是风景/是难忘的战斗景象/她的睡眠/是其中最鲜明的一张

1982年9月24日晨

【责任编辑:林少华】

安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包含安溪电视台和《安溪报》新闻。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溪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安溪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安溪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安溪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23286000,或E-mail至:ax2328600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