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新闻网

安溪:不再唯茶是农

2017-10-13 09:54:10来源:安溪报-安溪新闻网

 编者按 9月29日,《福建日报》要闻版头条刊发福建日报记者谢婷与本报记者吴清远联合采写的通讯《安溪:不再唯茶是农》,报道我县现代农业发展之路。本报予以转载。

“村里采用流转方式,租借35亩低产茶园,种上树莓,每亩增收近万元。”安溪蓬莱镇吾邦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吴小雷开心地说。

吾邦村树莓种植业的发展只是安溪县农业结构调整的缩影。“铁观音之乡”安溪,如今告别了以茶为主的单一农业结构,展示出花艳、果甜、菜鲜、药香的农业新画卷。

安溪县委书记高向荣介绍,近年来,安溪因地制宜,调优农业结构,闯出了一条“工业与农业、田间与车间、企业与市场、产业与项目有效对接”的现代农业发展之路,有效规避“唯茶是农”的农业结构风险。

宜茶则茶 不宜则退

眼下正是茭白集中上市的季节。记者在龙门镇桂林村看到,茭农们忙着采摘茭白笋,一脸收获的喜悦。“待到10月茭白收成后,茭地翻种大蒜和生姜,扣除成本后一年净收入至少8万元。”菜农林清庆告诉记者。

龙门镇的桂林和观山等村地处丘陵地带,气候非常适宜种植茭白、大蒜和生姜。于是,镇里积极鼓励和扶持当地农民发展茭白产业链,获得成功。

“全村现在种植茭白1500多亩,订单如雪片般飞来,前景很看好。”桂林村菜农林布袋说。

如今,“桂白牌”茭白成为泉州市市级名优蔬菜,进入大超市。

“瞄准市场找路子,挖掘特色树牌子,连接市场赚票子。”龙门镇党委书记李树明介绍,目前,全镇种植茭白6000多亩,年可增收近1亿元。

走俏市场的不止茭白,湖头米粉同样深受青睐。

湖头镇地处低海拔,茶叶品质一直不太理想。近年来,该镇因势利导,退出低产茶园,引导富余劳动力发展米粉加工。

据湖头镇明升米粉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董明暖介绍,湖头米粉专营店集中在福寿、汤头、前山、溪美等四个村落。目前,全镇共有米粉加工户5000多户,从业人员1万多人,年产量近3万吨,产值超3亿元。

同样的精彩在虎邱、蓬莱演绎。

“除了租金收入,空闲时到基地干活,每月能拿2000多元。”将3亩低产茶园租给沉香基地的虎邱镇竹园村周金溪说。

去年,该镇引导虎邱镇竹园村茶农退茶还林3000亩,把地出租给一家台湾沉香种植企业。

“收益按比例分配给村民。”基地负责人周进君表示,该基地有望打造成国内最大的沉香交易集散地。

“通过多元退茶,镇里流转茶园新增土地900多亩,新建合作社20家,发展中草药、草莓等种植业。”蓬莱镇镇长林华霖介绍。

安溪境内山多地少,特别是“五山四岭一平地”的地形地貌,是横亘在农业发展面前的天然障碍。农业结构迫切需要调整,但怎样调?农民心中没底。“如果放任自流,让农民东家看西家,盲目跟着跑,势必造成一哄而上、一哄而下。”安溪县县长刘林霜分析道。

基于此,该县按照“宜茶则茶,不宜则退”的思路,引导低海拔、高坡度地区退茶还林、果、蔬、药等,成功退茶3万亩,改变了以往“农业以种植业为主,种植业以茶为主,农民收入以茶为主,农产品以茶为主”的单一农业结构,实现“一叶飘香,多元增收”。

“接二连三”,向规模要效益

在长坑乡山格村陈连德的淮山地里,老陈讲起他的“淮山经”:以前村民基本种茶,2008年开始,政府对现代农业的号召和扶持开拓了他的思路。2009年前,他也种了3亩淮山,去年每亩纯收入近3万元。

“从2003年开始,山格村先后成立淮山加工厂、合作社、产业促进会和技术研究会等。”谈起山格淮山的产业化之路,山格村淮山产业技术研究会会长陈主义如数家珍。

2011年,安溪长坑又成立安溪山格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开发淮山酒和淮山月饼等系列产品,并与福建乾龙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达成投资总额4200万元的合作协议。

在厦门巷北工业园区的福建凯悦食品公司,车间里正在加班加点赶工交货,淮山薯片、淮山营养粉、淮山酥等淮山的一系列创新产品,源源不断地从生产线上流出;而淮山米粉交由安溪湖头的米粉企业代工;淮山面线、淮山挂面则委托晋江安海的食品企业生产。

“通过与传统工艺的结合,以淮山为主要原材料,委托专业的食品生产厂家制作成米粉、面线等传统食品。”长坑乡党委书记陈鲜明说,淮山业界新推出的系列加工产品,很受消费者青睐。

不是天女散花,而是规模经营,形成优势。农业结构调整是否成功,关键看效益。效益从哪里来?规模经营是重要途径。

“两三年间,安溪淮山种植面积近2万亩,产值达3亿元。可以预见,淮山将有可能成为与铁观音齐名的农业品牌。”福建省商业联合会秘书长黄先生认为。

无独有偶。新世纪初,米粉生产经营仍然停留在落后的产销形态:生产上,操作间基本上是手工作坊式;经营上,主要是由粉贩子经手转卖。

“作坊式的生产模式加上品牌意识淡薄,产业发展的弊端逐渐显露。”湖头镇镇长李瑞谦认为,要想做大做强米粉产业,就必须走品牌经营之路。

2009年,借助“湖头米粉”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的东风,湖头镇积极引导米粉加工户依托精细的分工、流水线式作业、标准化和规范化的生产,实现产业规模化。

不难发现,山格淮山、湖头米粉的成功,在于把工业化的理念引入农业,走出了一条农业与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之路。

对此,高向荣表示,在产业融合模式下,安溪积极进行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规模经营、加工转化、品牌建设等举措推进,不仅有效实现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而且引领了新的消费需求。

科技创新,不再靠天吃饭

“进行农产品精深加工,必须补齐科技短板。”安溪县农业与茶果局局长陈志明说,近年来,安溪在依靠科技创新、促进农业提质增效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山格村的淮山采用PVC管横式种植法,让淮山横着长。首批用PVC管种植淮山的农户陈登水说,这项技术减轻了劳力付出,又增加了收入。

陈登水说,以前在淮山收获季每天只能挖60多棵,现在可以收获几百棵;以前每亩地最多种1000株,现在能种1600多株。

光有种植并不够,提升农产品附加值,抵御市场风险,靠的是不断创新的产品深加工。在这一理念的指引下,安溪的淮山开始大步迈进现代工厂。

淮山精装、淮山原薯、淮山营养米粉、淮山手工面线、淮山营养粉、淮山酥等淮山系列创新产品,已经出现在泉州各大商超。

“淮山系列产品很受消费者青睐。”产品委托生产商、福建凯悦食品公司老总陈国展如是说。

此外,龙门镇通过组建绿色无公害茭白研究所,聘请专业技术人员,指导茭农发展茭白深加工,兴办企业实体,延伸茭白产业链。

湖头米粉好吃,却只有晴天才能制作好米粉。不过,随着科技创新,这一窘境正在逐渐成为历史。

走进董明暖的晒场——室内风干房,其生产方式令人耳目一新:一竹匾一竹匾米粉正恣意享受着“秋风”的吹拂……可全程记录,全自动调控出最佳的温度、风力、湿度。这得益于他的发明。

“我发明的自动循环风干除湿一体机获得国家专利,可人造秋风。”董明暖自豪地说,“只要100平方米厂房、30名工人,米粉的日产量可达1000公斤。”

如今,随着该风干机在全镇推广,米粉加工户靠天吃饭这一局面彻底被打破,人造风风干制作的米粉正源源不断地销往全国各地。

【责任编辑:王丹凤】

安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包含安溪电视台和《安溪报》新闻。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溪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安溪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安溪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安溪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23286000,或E-mail至:ax2328600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