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新闻网

祖父南来的往事

2017-08-11 15:08:36来源:安溪报-安溪新闻网

□黄福地

    1974年端午节前夕,时值五月初四,大家都忙着裹粽子,也是我们正忙着买卖猪肉的时候,突然传来祖父逝世的噩耗。据说是祖父吃了年糕被哽住喉咙而窒息,撒手人寰。弹指一挥间,祖父离开我们已经43年了,但我们回忆起来却历历在目。

    祖父出生于清光绪癸巳年正月十五日寅时,公元1893年3月3日,寿年81岁。据老一辈说,祖父生辰巧逢“破月”,入土为安,做好坟墓之后,子孙不可扫墓,否则会祸延子孙。因此,祖父逝世至今,没有人敢去扫墓。

    今年清明节前夕,忽有一名堂弟问我,为什么不可扫墓?是什么原因?我说这完全是旧时迷信之说,是无稽之谈,大家应打破迷信观念,前往扫墓。因此,清明节五叔率领一批堂兄弟,第一次前往祭扫。

    根据祖母及其他长辈的记述,祖父南来,最先到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的占碑和巨港,颠沛流离,辗转各地,才到吉隆坡甲洞,在高武山(现在的甲洞森林局附近)定居下来,打工务农,一两年后,略有存蓄,才重返老家安溪尚卿中山九福,把祖母及三名儿子接来一起生活。当时应是1929年,我的父亲才9岁。据年龄推测,父亲是长子,二叔(玉山)6岁,三叔(水井)3岁。当时老家安溪,到处是崇山峻岭,没有开通公路,必须沿着蜿蜒、崎岖、狭窄的羊肠小道,经过一个星期的跋涉步行,才到达厦门,然后再乘船到马来亚。

    当时祖母描述,民国初年,安溪是个穷乡僻壤,民不聊生,生活极其困苦,社会动荡不安,盗贼如毛,加上田地有限,兄弟众多,食指日繁,难于糊口,祖父才冒险只身南来,当年大约是在1927年,至今应有90年的历史。

    祖父首次南来正当壮年,时年约34岁,祖母才26岁。据祖母回忆,祖父返乡接带他们时,祖父四兄弟都是身材矮小,祖父排行第三,他只好把两名最小的孩子放在箩筐里,用扁担挑行七天才到达厦门码头,当时祖母还是缠脚刚放足,故行走不便。祖父的二哥及四弟,较后也一起南来,家乡房产田园归给其大哥。

    这是祖父南来的一段往事,当时是乘货轮,船上环境卫生恶劣,船费每人是5块大洋,还可赊账和分期付款,船公司会派人按月来收钱。祖父当时养猪务农,每天清早,要从甲洞骑脚车载地瓜、木蕃、菜蔬到吉隆坡售卖。由于他身材矮小,跨上脚车困难,故要备有一张矮木凳,让他垫脚爬上脚车。

    1941年尾,日本入侵马来亚,日军常到我们的猪寮来捉猪,祖父就索性杀猪来卖,免被日军捉去,造成损失。自己的猪只杀完之后,就向别人买猪来杀,于是我父亲和二叔就当起了屠夫肉贩,后来我继承父业,也当了20年屠夫。

    1952年,祖父在甲洞横街与一位从老家山头一起南来的宗亲黄淮山合资买了一间板店,合作经营杂货生意。1974年,祖父逝世之后,不久就结束营业。富贵不离祖,吃水不忘挖井人,祖父一生,子孙满堂,我身为长房长孙,虽已年逾七旬,我决定为祖父撰写南来的往事及编辑家谱,让后世有迹可循,以免淹没史实。

    (谨以此文纪念祖父南来90年,逝世43周年)

    人物名片

    黄福地,祖籍安溪尚卿乡中山村,年逾七旬,马来西亚《先生周刊》《南洋商报》等报刊杂志专栏作家。有著作《苦瓜老来红》《萤火》等,被誉为“屠夫作家”“甲洞一枝笔”。

【责任编辑:张燕清】

安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包含安溪电视台和《安溪报》新闻。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溪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安溪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安溪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安溪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23286000,或E-mail至:ax2328600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