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新闻网

消失的稻香

2017-07-21 11:04:17来源:安溪报-安溪新闻网

□刘亚华

    夏夜,风微凉,我走在乡间小道上,想去闻闻久违了的稻香。

    走在熟悉的小道上,脑海里反反复复是旧日情景。儿时,我喜欢随父母去稻田里,捉泥鳅,捕蜻蜓,提着竹篮拾稻穗。那时候,稻草人是我的玩伴,稻草垛是我的天堂。后来,我渐渐长大,爱上了收割稻谷,看着稻谷在我的镰刀下一片片倒地,内心充满了喜悦与自豪。

    沿着小路走了很久,却没闻到稻香。我搜寻自家的田,却分不清界限,原来,作为标记的白杨树不见了,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大片的鱼塘,还有长满了黑麦草的青草地。

    记忆里的稻田,连成一片,像海洋一样。当田野里翻涌起金色的稻浪,大地便成了金色的海洋。沉甸甸的稻穗,像璀璨的金子,显示着生命的丰富和饱满。我常常踱步在田埂边,那一缕缕带着青草气息的香气,扑鼻而来,总是让人心旷神怡。

    过去,每到这个季节,稻田里全站满了人,割稻、递稻、打稻、挑稻,好不热闹。我最喜欢割稻,看着镰刀飞舞后那一片留着稻桩的空地越来越大,我的成就感便越来越强。那些年的暑假,我辗转到各个亲戚家帮忙割稻,虽然晒得皮肤黝黑,胳膊上也全是稻叶割伤的痕迹,但我却像一只勤劳的蜜蜂,不知疲倦,沉醉于这收获的快乐。

    没闻到稻香,怅然归来。父亲说,早几年前我们就不种稻谷了,稻田租给别人养黄鳝了,签了六年合同,一亩田一年给三百块,比自己种稻强。我说咋比种稻强?父亲说现在病虫灾害严重,一瓶农药又要上百块,成本比原来增加了许多,村里的青壮年都出门打工了,栽秧、割稻的时候请不到人,还是收点现成的简单。

    住在村里,却吃着城里运来的大米,越嚼越不香。我想起中考那年,我和父母正在割稻,一个常为职中招生的邻居跑来说,你没考上高中,还是去读职中吧。听闻此言,父亲的镰刀一下子掉落下来,砸在脚背上,顿时鲜血直冒。我气得发晕,并不相信这个消息,于是一路飞奔,直冲到学校公布栏前,看到红榜上排在第二个的就是自己的名字,而且超出分数线许多的时候,我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又一路狂奔回家。父母还在稻田里忙活,母亲正无精打采地割稻,父亲坐在田埂上边抚着脚边生闷气,我喊一声,爸,我考上了!又喊一声,妈,我考上了!父亲起先一怔,然后乐得像个孩子一样,单脚跳着迎上来,母亲也顾不得洗脚上的泥,边跑边问:“真的吗?真的吗?”也许是刚刚受的打击太大了,母亲还一时缓不过神来,不相信似的反复问我。当我再三肯定后,她这才高兴地咧着嘴笑着赞叹,说我闺女厉害着呢,怎么会考不上?我们重回稻田,干劲更足了,笑声更多了。

    迷恋稻香,就像迷恋上母亲的味道,这是我与生俱来的情感。可是,我回到故乡,却闻不到稻香,只有周杰伦的那首《稻香》,在耳边反复回响: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所谓的那快乐,赤脚在田里追蜻蜓追到累了,我靠着稻草人吹着风唱着歌睡着了。

    可我的稻香呢?已经被经济“绑架”,只能出现在我的梦里了。什么时候,那些鱼塘重新变回原来的模样,那消失了的稻香,能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里,带给我们收获的快乐?

【责任编辑:张燕清】

安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包含安溪电视台和《安溪报》新闻。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溪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安溪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安溪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安溪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23286000,或E-mail至:ax2328600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