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新闻网

雕塑艺术家陈文令的“乡愁”

2017-02-21 10:38:21来源:安溪报-安溪新闻网手机看新闻

    本报讯 (记者叶森森 陈庚嘉)陈文令,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雕塑家之一。他在海内外举办过多场独具创造力的个人展览,从厦门海边到北京798,从北京国际鲜花港到美国千禧园公园,其作品在造型方面丰满的表现张力、夸张但不失生活诙谐的表现手法,赢得艺术界赞赏和群众喜爱。

    2月9日,这位站在潮流最前沿的艺术家,回到家乡金谷镇金谷村,为家乡捐赠一个永久的艺术展览——一尊高4米,重3吨的关公骑马铜像。借此,本报记者对话陈文令,为读者解读这位当代前沿艺术家恋恋不忘的乡土情怀。

    “愿关公精神后继有人”

    2月9日上午,金谷村陈氏家庙前聚集约有上千村民。吸引他们的是刚刚安装在家庙前的一座关公骑马铜像。铜像高4米,重3吨,塑的是传统的关公跨马持刀形象,高大威猛,威风凛凛。不一般的是,马背上还驮着一个持卷微笑的小男孩,笑容亲切,天真烂漫,正是陈文令最具代表性的独创形象“小红孩”。雕塑作品中还融入寓意书香四溢的宋代书箱、寓意和平的鸽子、寓意财源广进的金蟾等形象。关于创作这些元素的缘由,陈文令向我报娓娓道来。

    记者:请您谈谈创作这尊关公骑马像时的想法。其中各种元素都有怎样的寓意?

    陈文令:关公是传统文化中忠义、诚信精神的化身。我让“小红孩”坐在关公背后,是想表达关公的忠义、诚信精神后继有人,世代有人传承。而且,“小红孩”的存在,可以消解关公持刀带给人的紧张感,使作品整体更轻盈、更放松、更接地气,变成一个更“亲民”的关公形象。“小红孩”手上拿着书卷,还有马背上的书箱,都是要劝诫孩子们,一个人有武力不够,还得读书,古代的武士都是很有文化修养的。另外,我设计和平鸽,缓和刀的暴力属性,寓意关公持刀最终是要维护和平。我在创作中听取很多乡亲的意见,比如这只金蟾就是为满足乡亲们的要求,表达大家的美好愿望。

    记者:创作这尊关公铜像有着怎样的缘由?

    陈文令:2015年,我奶奶摔了一跤,因而卧病在床。我担心她卧床很无聊,就决定为她塑个像。奶奶却不愿意,她在病床上对我说:“令啊,你不如为咱们的祖庙雕塑一尊佛像。”因为她一直记得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对着祖厝里的佛像临摹,知道我会塑佛像。我听完以后想,那就以后慢慢做,不用特别着急,没想到半年以后,奶奶就去世了,这成为我的一件遗憾事。为完成奶奶遗愿,我花了半年时间,做了这尊关公铜像,也希望更多家乡人能看到我为大家而做的作品。

    “家乡土地影响着我的创作”

    在简单的作品捐赠仪式上,村里父老乡亲们自发赶来,曾经在陈文令求学求艺之路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的四位老师,也应邀来到现场,讲述幼年陈文令坚定执着的求艺之路。而谈及把展览办到家乡的初衷,陈文令吐露对家乡的深厚眷恋。

    记者:这是您特地为家乡创作的作品吗?

    陈文令:这件作品是我专门为家乡祖庙设计制作的,独一无二,也是我离开金谷33年,第一次回乡捐赠作品。在我看来,这就是为家乡做的一个永久的艺术展览。我做这尊雕像用的材料是铜,足足有3吨重,做好以后吊车花了五个小时才把它吊进来,我希望这尊雕像永远待在这里,成为永恒。

    记者:请谈谈家乡对您艺术之路的影响?

    陈文令:家乡土地一直影响、刺激着我的创作。离开很久,一直很牵挂。就说涵陈宗祠,二十年前要重修,我就提意见:祖庙地基石头不要拆,那是明代留下来的,看着石头不忘祖先。现在,我希望门口铜像也可以走过岁月,穿越时光。

    “在孩子们心中种下艺术的种子”

    关公骑马铜像既“传统”又“现代”,矗立在古厝前,最受村里孩子们青睐,他们觉得有趣又亲切,拍拍马肚子,抚摸马背。陈文令对此很是满意,他希望他捐赠的不仅仅是一尊雕塑,更是为家乡捐献一个永久的艺术展览,能为家乡热爱艺术的孩子们起到艺术启蒙作用。

    记者:把展览办到农村感觉如何?您认为具有怎样的意义?

    陈文令:这次办展,就是要给村民看的,给父老乡亲看的,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我们常在城市里办展,给所谓的文明人看,那为什么乡亲们就不能看呢?农村也需要多元的文化存在,这算是一次当代艺术服务的尝试吧。

    记者:您希望这件作品的展出能达到一个怎样的效果?

    陈文令:我把现代艺术搬到家乡来,特别希望能起到一种美育作用,在孩子们心中种下艺术的种子,对孩子们的创造力、想象力、审美有一点积极的影响,也许他们中有人以后会长成艺术家也说不定。我希望他们拥有审美的眼睛,懂美的小孩思想不会“饿”到哪里去。

    记者:您小时候是怎样萌生艺术的想法的?

    陈文令:我艺术的启蒙就发生在这座祖庙。小时候,祖庙对我来说就是一座美术馆,祖庙里的佛像、壁画、雕花窗户,是我对艺术最早的认识。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开始临摹祖庙里的佛像和壁画,民俗巡游活动的时候,我还扛过关帝大圣的轿子。30多年后的今天,我创作这尊关公雕像,我觉得这种前因后果很奇妙。

    记者:您觉得今天的展览效果怎样?

    陈文令:比我想象的还要有意思。你看今天活动现场的人数和大家的眼神,就已经告诉我们答案了。在互联网时代,连村民都会一直拍照片、发微信,我觉得这种就是文化传播,哪怕他不是很懂,有点误读,都没关系。

    记者:把展览办到农村去,是您今后艺术创作的一个方向吗?

    陈文令:所有的艺术,都没有一种惯性或者定向,我以后也不一定都在农村办展。但是,我可能还会创造一种更新的、创造力的生态展览。2015年在文庙的展览,就是一种很好的尝试。以前的当代艺术都不敢在具有传统文化符号意义的地方举办,他们觉得那不是当代艺术文化展示的地方。通过各种尝试,相信当代艺术的道路会越走越宽的。

【责任编辑:王丹凤】

安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包含安溪电视台和《安溪乡讯》新闻。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溪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安溪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安溪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安溪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23286000,或E-mail至:ax23286000@163.com